林布羅夫斯基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复兴之星

 可能與你直觀感覺到的不同,“老雞巴某”這個稱呼其實是一個愛稱,其取名的邏輯伴隨著我們也不確切到底是否真的曾在瀋陽流行過此種給人取諢號的方式而流行於我的本科階段,這前綴不停地被冠在各種人姓氏之前並不停地被忘去,終為始作俑者所定格,這個人就是“老雞巴鄧”——簡稱“老鄧”。
記憶中老鄧永遠頂著或軍綠迷彩或深藍斑紋的厚實大衣,本來業已巨大的個頭踩著鏗鏘捶地的皮革重靴,使一般人抬頭才能看到他一頭亂髮異常乖張地貼服在額,彪悍身形結合大茬子口音,使這扮相仿若四野士兵剛從敵軍繳獲一般,每每給我東北地區戰事還尚未結束的感覺。與這番執迷風格伴隨著的是老鄧對攝影的頑固,在不可避免的低潮落魄的十年後,一切的默默無言都有了不必再喟歎的結果。今天的老鄧早不是原先的模樣,基於職業的必須和年齡變遷的自覺,給自己收拾的乾淨俐落,不過儘管並沒有實質的更改,而那幅稚拙的模樣彷彿更能看出其真誠一般,在每及往日重現的機緣裡,總是不免泛起其毛躁荒唐時的輪廓,構築人矛盾本質的諸多繁蕪心緒裡大抵有此一類吧。


评论(2)
热度(9)
©林布羅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