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布羅夫斯基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复兴之星

伴隨著君士坦丁大帝可能基於爭取更多所謂異教徒的目的而將密特拉斯誕生日掩為基督的生日,雖然和拿撒勒人都有一位令人尊敬的處女母親,并且被武勇無雙的羅馬戰士奉為至尊,密特拉教還是輸給了與其稱其為教團,還不如視為極端武裝組織的一神論者們。與密特拉教緩緩地在地中海銷聲匿跡的过程为伴,排他的文化內質也取代了希臘-羅馬文明中樂於兼容他國他族信仰的古老傳統,这般变革之深刻,挑弄了之後所有幾乎站在人類才智之巔的領袖或是狂人,让複製地中海巨大帝国的美梦始終停留在玩笑階段。

另外,密特拉神作為雅利安人萬神殿中的一員,在伊朗-雅利安和印度-雅利安分化之後,亦兩分為伊朗-雅利安人阿維斯陀中的密特拉斯和印度-雅利安人吠陀中的密陀羅,在密特拉教于地中海和基督教共逐的長久時日中,密陀羅則被猜測與在印度佛教中的彌勒菩薩有關。所以其實很難想像,為什麼在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中,宗教的演進居然是從泛神多神論導向了一神論,而不是恰恰相反。

最后,台灣同胞呼“聖誕”為“耶誕”素得我心,聖這一字堅貴,絕無冠于洋人之必要。

评论(1)
热度(43)
©林布羅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